【颍川组 惇曹 丕植】来一盘三国杀吧!

事先说明一下,这篇真的是郭荀郭,戏荀什么的不重要的,结尾还是郭荀郭。

cp:郭荀郭、丕植、惇曹(戏荀打酱油,只是想带戏志才玩而已....)


主公:曹操(一位)

忠臣:郭嘉(四位)曹植(六位)

反贼:戏志才(三位)、荀彧(五位)、曹丕(七位)、夏侯惇(八位)

内奸:司马懿(二位)


【戏志才对荀彧发动“先辅”】


(一位)曹操:杀、杀、闪、闪、决斗、借刀杀人


曹操看看自己的手牌,很绝望地朝司马懿丢过去了一张“决斗”


【曹操向司马懿发起“决斗”】


【司马懿-1】司马懿窒息了一秒。幽怨的盯着拿着牌一脸无奈的曹操,“为什么是我?”


“因为我不想...

【丕植】搞骨科被发现了如何处理

“你们在干什么!!”


一声响彻整个别墅,房间里的被强光照射的丕植二人具是一惊。于是进来的曹老板看到的是这样一个画面:自家儿子压着自家儿子,自家儿子头埋在自家儿子的脖子里,自家儿子缩在自家儿子的怀里,自己儿子们都是衣衫不整。(不是)


其实是曹丕撑着身子压在曹植身上,把脸埋在了曹植的颈间,曹植的衣衫大开,露出细嫩的皮肤,满脸殷红地躺着,半个身子缩在曹丕的怀里,细长的手臂还揽着曹丕的肩。


曹植的脸一下由红转白,躺在床上不知所措,身体上的情欲瞬间消散。曹丕则僵住不敢动了。


“都给我从床上下来!咳咳——”曹操已经气急了,若不是没去应饭局,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家儿子们搞起来了。...

【戏志才x荀彧x郭嘉】关于初次相会

“文若!”


一声熟悉的叫唤在耳边响起。荀彧搁下笔,从窗户里探出头去。果不其然,青年坐在院墙上朝自己招手。


“志才——”荀彧疾步走出书房。


“今日未在书院见到文若,料想定是被关在小别院了。”戏志才狡黠一笑,撩了衣摆便坐在院子里的小石凳上。


“也是托志才的福,下学去赏城外的桃花,被父亲关在这里。”荀彧无奈的摇摇头,坐在他对面。


“难道那桃花不够美吗?”戏志才问道。


“美虽美,恐怕为这一场桃花,付出的,是彧的十数日不得出门。”荀彧答道。


“为这一场桃花,如何也值了,良辰美景配美人,却够我作酒资而谈了。”戏志才不以为意。


“你啊......诶.........

【郭荀】多吃点(段子)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,过年的桌席上,我们不再被额外照顾,不会被硬塞菜肴,而是开始变得安静起来,不会像孩童一样吵闹......


当然,凡事也有例外.......


郭嘉坐在桌边,无奈地看着盘子里夹满的菜肴,再瞥一眼杯中的果汁。身旁的荀彧没吃上几口,便开始一堆一堆地给郭嘉的盘子里夹菜。

“文若,你让我和老曹喝一口吧~”郭嘉乞求道。

“饮酒伤身,大年初一就想要一醉不醒吗?还是都吃点菜吧,吃饱了就不想喝了。”荀彧劝道。

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吃那么多菜涨着也难受啊。就算喝醉也没什么关系,明天又不上班,你看旁边大侄子都两杯下肚了,嘉也想......”郭嘉道。

(被点名的荀攸:???)

“...

【颍川组】你要生一窝小被子吗?

颍川组关于冬日起床的二三事

正文如下:


“奉孝,起床了。”荀彧敲敲门,在门外说道。

“不要!”郭某某表示十分不愿意,并把自己包裹在双层的棉被里。

“再不起早饭要凉了,你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。”荀彧走进房间,伏在一坨被子旁边轻声说道。

“不要。我要和被子共进退,同生死!”郭嘉很坚决,再好吃的早饭也不起!

“睡太多了对身体不好,起来了~”荀彧细声哄着。

“不!我不和被子分开!”郭某人超决绝!

“那好吧。”荀彧有点无奈。小心地拨开被子,把郭嘉的小半个脑袋露出来。被子里的郭嘉还想往被子里钻,被荀彧按住。

“你难道想和被子在一起生一窝小被子吗~”荀彧凑近郭嘉的耳朵呼着暖气说道...

【郭荀】橘子味(又名;我的奉孝长坏了?!)

早上突然冒出来的脑洞,想了一天了,终于决定码下来。


正文:


小时候:


“荀哥哥!荀哥哥!”


不用料想也知道是隔壁的小团子郭嘉来了。荀彧搁下笔,起身整了整衣饰,却被冲进来的小团子撞个满怀。


还未等荀彧说些什么,小团子郭嘉就兴奋地举着手里的橘子在荀彧眼前晃来晃去。“荀哥哥!我们家有橘子哦!我带给你吃!”


荀彧环抱着这个粉白的小团子,双手接过小手里的橘子,一下一下的剥出一个完整的橘皮,拿着这个橘皮在小白团子面前晃了两下,那小团子伸出白白胖胖的小手去够,却被荀彧放在了一旁,道:“这个橘皮可以用来清味,也可以用来做花灯哦。”


“做花灯!做花灯!”...

存个脑洞,再做个告别。

「颍川」

奉孝驾鹤西去了,谁知变回了小时候的样子,去到荀府,和文若相伴了五年,最后渐渐消失,文若早就知道他是奉孝,也踏上了最后的行军路 。

“奉孝,等等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估计没什么时间写了,先存着吧。明年六月就要中考了,老是处在不上不下的位置,挺糟心的。迷茫又害怕。

我可能不会写什么文字,不会运用很好的修辞,不会有很广的知识涉及。但从六月发布的第一个文字,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消遣无聊的小段子,但是每一次,收到一则消息,不管是推送还是喜欢更或是评论和关注,我都会特别开心地翻看两三遍,感谢这六个月的每一个热度,他都是我每一份的欣喜。

接下来的七个月一直到6月22日,...

『颍川组』『丕植』最让对方受不了的话

假装这是更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「丕植」

 
曹丕:(虚弱)子建……子建……

曹植:(满脸崩溃)二哥,我,我,我下次一定记得买葡萄!你,你,你别这样……

~~~~~~~~~~~~~~

曹植:(沉静)陛下,罪臣参此。

曹丕:……

~~~~~~~~~~~~~~~

「颍川组」

郭嘉:(无力)咳咳咳!咳咳……天命于此……便葬在柳城吧……

荀彧:(无奈)好吧,只准小酌一杯!

郭嘉:成功!

~~~~~~~~~~~~~~~

你以为还会有什么?

别看了,后面有毒...

早上起来刚打开lofter就看到12个热度,把我激动死了,超级开心的!!!!!!!
我爱小天使们~mua~

原谅没有见过世面的我,我真的好开心!

「段子」「荀郭荀」外人


气候渐寒,厚重的文书旁,一盏烛火微微摇曳。

“嘭—”木门重重地砸在墙上,门户开关的寒风吹入,屋内,烛焰被这一下险些要灭。

“荀令君,还在忙着处理世务呀!”踏入门内的郭嘉嚷着。

“奉孝?!”荀彧惊道。

“怎么?荀令君不欢迎我?还是把我当外人?”郭嘉调笑道。

“不曾。”荀彧答道。

“哦?”郭嘉转了八个调子道。

“那我可是你的内人?”

“……”

荀彧:(//////)天知道我说了什么。

© 梨香|Powered by LOFTER